塔河新闻网 网站首页 资讯列表 资讯内容

孙宏斌,“狂人”生死时速

2022-08-08| 发布者: 塔河新闻网| 查看: 144| 评论: 3|来源:互联网

摘要: “两年联想,四年牢灾,十二年顺驰,十五年融创”。中国企业界入过狱、破过产的大佬不乏其人,但如孙宏斌一...
电影外太空的莫扎特上映时间 https://www.touzitop.com/ysxm/470.html

“两年联想,四年牢灾,十二年顺驰,十五年融创”。

中国企业界入过狱、破过产的大佬不乏其人,但如孙宏斌一样两度跌倒、两度重生的却很少。二十多年前的那场牢狱之灾、十六年前的败走顺驰,不仅让孙宏斌的人生重新来过,还间接影响了中国的房地产格局。

如今,孙宏斌正面临第三次更严峻的考验。自2021年下半年起,融创中国(以下简称“融创”)面临越来越大的资金压力,市场传闻不断。2022年3月,融创申请一笔规模40亿的境内债展期,惊险地避免了违约。但危险并未消除,5月12日,因四笔境外美元债应付利息尚未支付,其中一笔已超出宽限期,融创还是正式遭遇了债务违约。

此外,截至5月18日,融创仍未按期披露2021年财报,而公司股票已于4月1日起在港交所暂停买卖至今。资本市场的嗅觉最灵敏,融创股价近一年下跌了约85%,市值蒸发1400多亿港元。

孙宏斌当然明白“牵一发而动全身”,体量之大如融创,一旦掉头向下,后果难以控制。去年以来,融创通过出售贝壳股票、处置项目等方式全力自救,孙宏斌甚至押上个人身家替公司还债。

这一次,孙宏斌还会成为那个“不死鸟”吗?

01、生死时速

2021年,曾经排名第二的恒大,名次跌落到三十名开外,以至于千年老四融创,顺利进入前三。这无疑离孙宏斌“当老大的目标”进了一步。这一年,地产形式急转直下,几乎所有人都对这片汪洋心存畏惧。如万科再次向克制与控制靠拢;龙湖第6年达到“三道红线”全绿。可惜,这其中并没有融创和孙宏斌。

2021年上半年,融创依然延续“剁手”的风格,它“截胡”另一家房企旭辉,像过去接盘王健林的万达文旅、酒店一样,以99亿元收购了有广西王之名的彰泰地产。而在土拍市场,融创总计拿地83宗,总成交金额达1226.92亿元,妥妥的拿地之王。对于拿地结果,孙宏斌颇为满意。

这一年5月27日,在融创股东大会上,孙宏斌凡尔赛地说,“建议其他城市学习北京,不要摇号,拼方案就很合理”。8月31日,融创中期业绩投资人会议上,孙宏斌更放出“融创现在是全中国最安全的房企。除了我们以外,都有可能暴雷”的豪言。

(孙宏斌)

孙宏斌的底气,来源于融创过往几年猛增的业绩:2017-2019年,融创实现合同销售金额3620.1亿元、4608.5亿元、5562.1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40%、27%、21%。融创内部人士则认为,虽然融创也是高周转房企,但项目开发逻辑并不一样,项目多位于核心城市,郊区主要以文旅项目为主,整体资产价值,比一些房企的廉价盘更高,安全垫更高。

孙宏斌的自信,让融创的股价,从当天的每股19港元多,涨到至9月3日的20港元多。但美好只是那么一瞬间,2021年下半年以来,售楼处不如以往热闹了,房子没那么好卖了。随着地产违约数量的增多,房企经营性负债的再融资,也出现了问题。

房企的项目建设,高度依赖于预售资金。通过拖欠施工方、供应商的应付款项,房企获得经营性负债。这种“借鸡生蛋”的手法,在形势好时,可有效提高房企的资金回报率。在行情差时,则演变成为“鸡飞蛋打”。

因担心房子会出现烂尾等情况,老百姓也不敢轻易出手购买期房,再叠加疫情黑天鹅等客观环境的影响,地产行业的销售情况,整体同比出现大幅下滑。自此,出现流动性危机的融创,由“买买买”转为“卖卖卖”了。

自2021年10月以来,在市场没有获得新增融资的情况下,融创就一直处于净还贷状态,其采取了收缩战线、处置资产、促进销售回款、股权融资等措施,以平稳企业的流动性。一些优质资产如阿朵小镇、深圳冰雪城,也被摆在了货架上。

尽管融创一直在积极自救,但资本市场并不买账,其股价从2021年9月30日的16.6港元,跌至12月31日的11.78港元。进入2022年,几乎所有房企销售都出现下滑,融创的股价,又从1月24日的最高价11.86港元,一路下跌至2月28日的6.33港元。

3月25日,在“融创40亿债券即将展期”的传闻发酵一天后,融创正式宣布债务展期。此时,距离名为“20融创01”债务的到期(4月1日到期),仅剩5天时间。就在外界认为融创无法闯关成功时,4月1日晚间,融创发布公告称,“20融创01”债券展期方案顺利通过:债券展期18个月,期间定期兑付本金。尽管这一次有惊无险,但一关更比一关难,融创最终还是债务违约了。

融创5月12日发布公告称,因一笔美元债票据,已于今年4月11日到期,且30天宽限期届满,融创未能支付利息,约1.05亿美元(约合7.13亿元人民币),向债权人道歉。此时,经历一场又一场生死时速的融创,因无法按期披露2021年未经审核年度业绩,已经停牌一个多月了,其股价最终定格在每股4.580港元,市值249.56亿港元的水平。至此,短短不到一年时间,孙宏斌没了1000多亿港元。

在外界看来,融创的债务违约,只是一堆火药桶中,点燃的一颗火星。据公开资料显示,融创在2022年到期的境内外债券(公开债务)总额为165亿元人民币。其中,今年6月13日到期的,是一笔14.4亿人民币的债务;6月14日到期的,是一笔6亿美元的境外债务。这两笔债务,对融创来说,迫在眉睫。

02、浮沉往事

“两年联想,四年牢灾,十二年顺驰,十五年融创”,这是孙宏斌的荣辱岁月轨迹。

1988年,从清华大学毕业后,24岁的孙宏斌就职于中国环境科学院。一天,他从报纸上看到了联想的招聘广告。尽管联想当时规模不大,成立也不过四年时间,但孙宏斌一眼就看中了这家公司。结果当然毫无悬念,作为高材生的孙宏斌,顺利成为联想中的一员。

敢打敢拼的性格,再加上高学历的加持,孙宏斌在短短一年时间里,不仅成为联想企业部的经理,还得到创始人柳传志的赏识。不过,功劳日积月累之下,孙宏斌在企业部成为灵魂人物般的存在。据说,孙宏斌的属下们,只听他的话。

孙宏斌与老领导柳传志微妙关系的戳破,始于1990年的那个春天。那天下午,孙宏斌被柳传志叫到自己创办联想时的老办公楼。《解读顺驰》一书中提到,针对孙宏斌所带领的企业部员工,与联想老员工之间的纷争,柳传志当年给了孙宏斌选择(开除几个下属),孙宏斌最终并没有这么做。

(柳传志)

后来,联想在查账时发现,孙宏斌在公司之外开设了银行账户。最终,因“挪用公款罪”,孙宏斌被判入狱5年。那年,柳传志对孙宏斌说出了“你是一个非常要强的人,我领导不了你”这句话。孙宏斌的联想时代,就以这样的方式落幕。

孙宏斌也曾承认,自己当年的做法有不妥和错误,给联想造成了不良影响,但他自始至终没有认为自己有罪,他说自己做事的动机,是为了联想的发展。后来,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撤销原判,改判孙宏斌无罪。尽管孙宏斌坦言“谁也不愿意经历这种事情”,但他认为,“如果没有这件事,也就没有我和顺驰的现在和未来。”

1994年,提前一年出狱的孙宏斌,拿着柳传志借给他的50万元,到天津创办了顺驰不动产。两年后,这家房产中介公司,转型为房地产开发商。刚开始时,孙宏斌的地产事业还算顺利。不过,为了尽快出成绩,孙宏斌开启“快周转模式”,将拿地到销售的工期,从18个月缩短到7个月。顺驰也由此飞速发展。

这一年,为了赶超万科,孙宏斌还举债在全国拿地。当时,顺驰自有资金不足10亿,但同期应付土地款,超过了100亿元。仅仅一年时间,顺驰就完成了全国扩张,并抢下了不少极为昂贵的地块。

然而,顺驰跑得太快了,孙宏斌失算了。2006年,因资金链断裂,顺驰被香港路劲接盘。孙宏斌和顺驰变成吴晓波《大败局》的一个案例。但很快,孙宏斌带着融创东山再起。因顺驰的前车之鉴,孙宏斌在融创发展的初期,变得谨慎低调。

他一再强调“不想当老大,以现金流安全为纲”。然而,在外界看来,融创并未摒弃高举高打的风格。仅仅三年后,融创便敲开港交所的大门。尽管孙宏斌当年矢口否认“不想当老大了”,但后来事实证明:他这个想法没有改变。

这个观点从很多年后,融创副总裁陈恒六的言论中可以佐证,“老孙这么多年的目标,就是当老大,做中国第一,世界第一。”想实现目标的孙宏斌,趁着房地产的黄金时代,带领上市后的融创,以并购、拿地等方式,迅速发展成为颇具规模的全国性房企。

融创2010-2014年的销售额,实现了“五级跳”:83亿、192亿、356亿、547亿、658亿.....2014年这一年,融创首次跻身房企销售前十强,超过了龙湖和富力。2016年底,融创的项目布局深入到44个城市,土储总量达到7291万平方米。

(青岛融创维多利亚湾超高层小区)

有人如此形容那些年的孙宏斌,“当失意者需要资产变现时,他就挥舞着钞票进场。”2017年以来,孙宏斌屡次充当“白衣骑士”,如以150亿元入股乐视,102亿元收购星耀五洲,632亿元收购王健林的13个文旅项目和76个酒店项目。

由于投资乐视的失败,孙宏斌在2018年紧急刹车了。也就是从这一年起,房住不炒的主基调下,一些房企收缩规模宣布转型,一些房企消失于江湖。2020年,融创开始降杠杆,拿地金额同比降55%,新增土储减74.2%,新增货值则降47%。

但诡异的事情出现了,2021年上半年,在政策调控叠加大环境的影响下,其他房企纷纷踩刹车之际,融创却脚踩油门。直到10月爆出流动性危机,融创才踩了急刹车,但为时晚矣。

03、狂人不屈

“我的性格就是偏执狂。”在一次论坛上,孙宏斌承认。

2003年那一年,外界将“狂人”这个称号,送给了孙宏斌。这起源于他在一个行业论坛上,当着万科创始人王石的面,发表了赶超万科的宣言。而那时,“老孙”还只是“小孙”,一个锋芒初露的后辈。

后来,承认自己就是“偏执狂”的孙宏斌解释说,“我们企业的性格就是,不管别人说什么,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我们都要坚定地走下去,因为我们知道目标,我们知道自己要到哪里去。”而与孙宏斌打过交道的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如此评价孙宏斌,“有足够的商场历练,是具备理想主义精神的现实主义者。”以上评价是孙宏斌的AB面,一如硬币的正反面。

A面的孙宏斌是勤奋的。若干年前的顺驰时代,一些跑手续的事,需要孙宏斌亲自去办。天津的冬季都是很冷的,政府机关往往是8点半上班,而孙宏斌可能8点钟就到了政府的办公楼。“孙宏斌还重义气,善于团结团队”,柏文喜说。

在柏文喜看来,如果不是宁肯丢掉联想前途,走进监狱,在柳传志面前力保下属,后来再创业,老部下就不会死心塌地跟着。市界从融创中国官网看到,目前融创高管团队中,有4名执行董事、2名高级管理层为顺驰老人。

这些人分别是: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汪孟德;执行董事、执行总裁兼北京集团总裁荆宏;执行董事、执行总裁兼上海集团总裁田强;执行董事、执行总裁兼华南集团总裁黄书平,以及执行总裁兼首席运营官马志霞、执行总裁兼服务集团行政总裁曹洪玲。

孙宏斌的B面,也是融创的B面。在孙宏斌看来,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要坚定地走下去。融创的员工看起来也激情满满。融创人的目标是使命,不惧外因,不留后路,使命必达。融创讲求快,这从决策制定急速上看出。融创以销售见长、“狼性”知名,其背后的目的是回款要快。

融创所有的收并购,也都是孙宏斌亲自去谈的。有的只是喝了两三场大酒,百亿的生意就这么定了。一名曾在稳健房企呆过的融创前员工,在进入融创后,对这家公司在不到一个星期内,就完成一笔二手项目交易瞠目结舌。

“他是难得一见的对时事一眼看透的人。”柳传志曾这样评价孙宏斌。的确,凭借高周转的策略、高端产品的定位等,趁着房地产的黄金十年,融创不仅成为中国数一数二的龙头房企,还搅动了中国房地产的一池春水。

可命运的车轮滚滚向前中,让房企成功的中国房地产粗狂生长的时代背景,从2018年起就一去不复返了。高周转模式,也不再适应变化的时代了。作为地产老将,孙宏斌在公开场合,也曾说赞同地产调控,他不是没预料到地产行业调控的长期性。

(武汉,融创在建楼盘)

“但很明显,他犯了经验主义错误,以为此次调控下的行业周期,会重复原来的轮回,因此还是采取逆势低价拿地来增加土储,以等待市场反转的策略。”柏文喜告诉市界,“再加上行业一直没有回暖,房企销售额不断下滑,融创最终才陷入了现金流危机,并发生了暴雷问题。”

如今,正经历生死时速的孙宏斌,很显然不想屈服于现实。与有些房企暴雷后选择躺平不同,孙宏斌积极自救,反应迅速。自去年下半年以来,融创通过出售所持的贝壳股票、股权融资、资产处置等,总计回笼资金约400亿元。

这其中,孙宏斌还押上了自己的个人身家和信誉。2021年11月,孙宏斌自掏腰包29亿,给融创中国无息贷款。今年3月底,孙宏斌又给“20融创01”这笔展期债券做担保,涉资40亿元。提供无限连带责任担保,即融创如果还不起这笔钱,孙宏斌将自掏腰包,为这笔债券买单,支付全部本金和利息,共计43.824亿元。

至此,孙宏斌为融创押上了73.8亿元身家。

04、能否重生?

二十多年前,顺驰时代的孙宏斌,以“狂人”、“搅局者”的形象树敌太多,以至于顺驰资金链断裂时,没有人向孙宏斌伸出援手。也许是顺驰的前车之鉴,融创时代的孙宏斌变了,他开始主动和别人合作,投资入股别的项目,也去各家地产公司学习参观。融创的高端产品,就学习了绿城的。

这些年,孙宏斌也一直扮演着“白衣骑士”的角色。除了众所周知的乐视贾跃亭、万达王健林、成都会展大王邓鸿等诸多大佬外,泛海资金链告急时,孙宏斌还花120亿元,接盘了泛海京沪资产包。业内还流传一种说法:福建的房企出现问题,第一个找的是世茂;国内的房企出现问题,第一个找的是孙宏斌。

从逻辑上来看,孙宏斌每一次并购,的确是一门生意,但在业内看来,孙宏斌想出手资金链断裂企业的那一刻,不是没有一些惺惺相惜的情怀。比如绿城的宋卫平,佳兆业的郭英成,他们的经历就跟孙宏斌很相似。“这些生意往来,沉淀了孙宏斌的良好人脉和个人形象”,柏文喜说。

(宋卫平、孙宏斌)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二十多年后的今天,孙宏斌再次陷入危机中,有谁能拉他一把?目前看来,“各家企业都困难。”下周回国的贾跃亭是指望不上了,而卢志强掌舵的泛海,整个2021年,陷在资产处置与多层面引战的境地。与其他企业相比,似乎只有几年前就减重的万达,日子相对好过。

“但融创的体量也大,不是一般的企业和老板帮得起的。”柏文喜告诉市界。实际上,融创除了核心主业地产外,还布局了其他五个业务板块,分别为服务、文旅、文化、会议会展和医疗康养。

2021年融创半年报显示,融创总资产为1.2万亿元,总负债为9971.22亿元,资产负债率82.72%,虽然比2020年末下降了1.24%,但还是居高不下。融创2022年1月13日发布消息称,截至2021年年底,账面现金约1600亿元(含合联营公司账面现金)。

不过,在外界看来,融创并不会走到恒大那一步。融创拥有可观的优质土地储备,这些土地集中分布在长三角和环渤海的核心城市。融创2021年半年报显示,截至6月30日,融创持有的权益总土储约1.64亿平方米,对应可售货值约2万亿元。这也就意味着,融创在不拿地的情况下,至少还能卖四年。

除了良好的团队凝聚力外,融创的销售也不可谓不凶悍。融创重视销售团队和渠道,狼性、执行力、淘汰、高额佣金……是融创销售团队的关键词。在融创的人才体系中,大多数都是通过销售和渠道条线打过硬仗上来的。而此前为了配合并购,融创各分公司都有各种销售预案。

柏文喜告诉市界,融创的关键时间节点,一方面在于孙宏斌个人的造化,另一方面在于行业的尽快回暖和销售的提升。融创的体量太大,救融创需要的资金规模也非常大,需要市场尽快回暖。

相较去年下半年,今年以来(截至5月16日),政策面已经向好。全国多地比如粤港澳大湾区、长三角已有多个城市出台房地产新政,给楼市松绑。新政涉及房贷利率降低,首付比例下调,放款周期缩短等等。这对融创来说,是个好机会。

而从上海交易所可以看到,截至5月16日,融创已经公布了宣布展期的“20融创01”偿付方案。该笔债券首次偿付10%,偿付日期为5月15日。

海尔集团张瑞敏说:“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时代的一粒沙,落在个体的身上,就是一座山,于人是,于企业也是。不管怎样,“孙宏斌算是一位时代英雄,并且属于他的时代。”柏文喜告诉市界。

不过,很多年前,孙宏斌说,自己不是枭雄也不是英雄,只是一个做事激情,失败了认,重新再来的性情男人,像动物一样,胜利了庆祝,失败了舔伤。这一次,失败又来敲门了。

(除单独标注来源外,以上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作者丨陶婷编辑丨韩忠强)



分享至:
| 收藏
收藏 分享 邀请

最新评论(0)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塔河新闻网  

GMT+8, 2019-1-6 20:25 , Processed in 0.100947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塔河新闻网 X1.0

© 2015-2020 塔河新闻网 版权所有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