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河新闻网 网站首页 资讯列表 资讯内容

关牧村:和王星军离婚32年,带着儿子嫁高管,被老公宠成宝

2022-05-29| 发布者: 塔河新闻网| 查看: 144| 评论: 3|来源:互联网

摘要: 10岁丧母,父亲被抓,被丈夫家暴,她这一生比黄连还要苦她被称为国家一级演员,荣登7次春晚。更是我国少有的...

10岁丧母,父亲被抓,被丈夫家暴,她这一生比黄连还要苦她被称为国家一级演员,荣登7次春晚。更是我国少有的女中音歌唱家。歌曲传遍了大江南北,比如《打起手鼓唱起歌》《吐鲁番的葡萄熟了》.......

用歌声陪伴了一代又一代人,留下美好的青春回忆。舞台上的她,是风光靓丽的,宛如一颗颗璀璨夺目的星星。殊不知,生活中也曾是一地鸡毛,历经坎坷。

童年丧母,靠卖血、捡烂菜叶为生,小小年纪,就体验到了生活的艰难。婚姻中,遇人不淑,遭遇家暴。经历过种种,最终觅得良人,带着儿子嫁给了一位高管,被宠成了宝。也算是苦尽甘来,没有遗憾了。

父亲关绍甄,母亲李芳芗1924年,关邵甄出生在沈阳郊外的一个小村落里。家境非常的贫穷,靠父亲赶大车维持生活。那个年代,讲究人丁兴旺,传宗接代,根本不会考虑经济上的压力。所以,关邵甄下面还有4个弟弟,2个妹妹。本就贫穷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后来,由于大环境的变动,关邵甄被抓进了军队。靠着那股子聪明劲,一路提拔,当上了副官。自此,开启了自己的事业。

关绍甄(前排中)、李芳芗(后排左二)与同事们同时,感情也有了着落。那个年代,婚姻都是父母之名,媒妁之言。于是,在家人的安排下,关邵甄和一位农村女孩,组建了家庭。不久,妻子先后为其生下两个女儿。可惜,最后还是败给了聚少离多,夫妻二人分道扬镳。孩子跟着爷爷奶奶生活。离婚后,关邵甄曾一度以为,不会再结婚了。谁知,一个叫李芳芗的女孩,闯进了他的世界。李芳序比关绍甄大1岁,是河南人。父亲名叫李俊甫,是一名商人,家境比较富裕。家中的兄弟姐妹众多,一共有17个孩子,非常的热闹。

李芳芗与她姐妹(穿旗袍蹲者为李芳芗)虽说孩子多,但父亲在教育上,从不马虎,上最好的学校,请家长来补习古文、英文。等李芳芗稍大一些,她有了自己的兴趣爱好,喜欢上了声乐。父亲得知后,更是给予了支持,专门请来了德国声乐教师。可即便如此,她也没能逃过早早嫁人的宿命。1948年,李芳芗和刘耀东,喜结连理。刘耀东是部队工兵队的营长。婚后不久,夫妻二人去了重庆,李芳芗也怀上了孩子。之后,刘耀东要去台湾,这段婚姻也走向了终点。这才有了和关邵甄的相遇。

关牧村的父母关牧村出生1952年,李芳芗带着儿子,嫁给了关邵甄。一年后,妻子先为其生下一个女儿,取名叫关牧村。之后,又生下儿子,叫关牧野,一家人生活得比较简朴。但是,却充满了欢声笑语,还是很温馨的。然而,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李芳芗被查出胃癌,必须要进行手术,之后,便只能在家静养。无聊时,就教女儿学唱歌。后来,关邵甄因为某种原因,被单位辞退,没有了工作。无奈下,李芳芗只能带着两个孩子,去天津投奔哥哥。而关绍甄则去了老家沈阳,寻找叔叔的帮助,找了一份修车的工作。每个月都会往家寄钱。

自此,一家人的生活也算是步入正轨。可惜,好景不长。李芳芗的病情复发,日益严重,生命永远定格在了40岁。彼时,关牧村只有10岁,就经历了失去亲人的痛苦。闻讯赶来的关邵甄,更是悲痛万分,痛哭流涕。初到天津,关邵甄根本就找不到工作,只能靠卖杏维持温饱。

后来,父亲去了山西援建,哥哥去了农村插队。独留13岁的关牧村和11岁的弟弟相依为命,日子过得很艰苦。夏天,姐弟两人去菜市场,捡烂菜叶做成咸菜,一吃就是一年。到了冬天,就去街上捡煤沫,做成煤饼子取暖或做饭。甚至,有时还会卖血换钱。

当坚持不住时,她就会想起母亲,教她唱歌时的情景。化苦难为动力,学会了坚强,学会了坚持。即便再难,她也从未想过放弃学业。中学那年,有一个建设兵团,来学校招募学员。关牧村凭借一首《沁园春·雪》,脱颖而出,得到领导的青睐。

然而,关牧村为了照顾弟弟,婉拒了这份机会。报考的音乐学院,也因为出身问题,连考试资格都没获取。后来,关牧村被安排到一家钢锉厂当学徒工,日子总算好过了不少。

一个月17元的工资,足够姐弟两人生活一阵子。不仅如此,关牧村还遇见一位声乐老师——张志。他觉得关牧村很有天赋,专门为其创作了一曲《牧歌》。彼时,关牧村心想:“终于有机会登台演出了”,非常的高兴。然而,却再次因为出身,演出化为了泡沫,只能去给工人唱。

眼见日子有了盼头,可远在山西的父亲却又出事了。1971年,由于历史问题,关邵甄进了监狱,户口档案全部注销。幸好,厂里听说她的情况后,额外每月补助15元,日子还不至于太差。直到4年后,关邵甄才重获自由,也有各种补贴。

没过多久,关邵甄便安排到,天津中国建筑第六工程局上班。而弟弟也长大成人,去了钢锉厂上班。历经种种磨难,日子总算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彼时,关牧村也终于,有时间去追求属于自己的梦想。

正当她发愁时,北京和天津的歌舞团,抛出了橄榄枝。经过再三思虑,最终选择了天津歌舞剧院。一边照顾家人,一边追求事业,两不耽误。演唱的《打起手鼓唱起歌》,备受欢迎,《宦娘》歌剧,让人印象深刻。很快就成为了团里的“台柱子”。

俗话说,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即便关牧村有了名气,她依旧很踏实,不骄不躁,报考了中央音乐学院进修。和殷秀梅、郭淑珍等人,成为了同学,更是得到教授沈湘老师的青睐,拜入门下,师兄是蒋大为。

有了名师的指导,关牧村的演唱技巧,可谓是平步青云。参加了“青歌赛”,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更是担任了不少主唱,被评为了国家一级演员。1996年,还登上了春晚的舞台,反响很热烈。自此之后,她便成了春晚的常客,演唱不少经典歌曲,比如《往日情怀》、《难忘今宵》......她那浑厚、动听的歌声,总能唱到人们的心坎里,随着音乐,跌宕起伏。

那一刻,她成功了,事业一片大好凭借一股不服输的劲,改变了自己的命运。那么感情中,关牧村又有着什么样的经历呢?

30岁那年,是关牧村第一次恋爱。接拍《海上生明月》时,与青年演员王星军因戏生情,走到了一起。

聊天的过程中,彼此发现过往的经历,很是相似。基于这一点,两人很有共同话题。久而久之,两颗千疮百孔的心,越来越近,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愫。彼时,一个是赤手可热的明星,一个是籍籍无名的小透明。这段女强男弱的恋情,并不被人看好。

更重要的是,关牧村比王星军大了整整6岁。然而,王星军从小在新疆长大,性子有些粗狂,根本不在乎年龄上的差距。更不会在乎外界的流言蜚语。而关牧村则被他的真诚所打动,决定将自己的一生托付给,眼前的这个男人。

1984年,两人在北京举办了婚礼,仪式简单低调。由于,工作特殊,夫妻俩常常处于,聚少离多的状态。都说,小别胜新婚。确实,那几年里,两人的感情比蜜还甜,就连空气中的味道都是甜的。直到4年后,美好的一切被儿子的出生打破。

1988年,35岁的关牧村,为其生下儿子,取名叫关添元。事业不得不按下暂停键,才能更好地照顾孩子。添丁,本是一件喜事,但却让关牧村多了一些忧愁,甚至苦不堪言。只要有不顺心的事,王星军就会暴躁易怒。眼神中,早就没有了往日的深情与温柔。

甚至,动手都成了家常便饭。彼时,关牧村的心在滴血。她不明白,王星军何时变成了这样,还是根本就没了解过这个人。一时间,纠结、无措、迷茫,涌上心头,不知该何去何从。

百般思虑下,为了孩子,她选择忍耐,吞下委屈和泪水。然而,她的忍耐,换来的却是丈夫的变本加厉。家暴这种事情,有了第一次就有无数次。长此以往,这段婚姻走向各奔东西的结局,也是意料之中。

离婚后,关牧村开始重新生活,带着儿子去了北京发展。这也意味着,往日的光辉,终将零落成泥,不复存在。前方的路,可谓是一片泥泞,坑洼不平。

她带着儿子住在出租屋里,环境非常的简陋。窗户上的玻璃还裂了一条缝,夏天,蚊虫叮咬,冬天,受尽冷风吹。有时出去演出,就将儿子锁在家里。幸好,弟弟在北京安了家,帮了不少忙。这样艰苦的日子,直到一个叫江泓的人出现,才有了转机。

江泓为人本分,是个很有才华的人,取得了经济学博士学位。两人是在一场演出中认识的。聊天过程中,关牧村得知江鸿是自己的粉丝,激动不已。殊不知,江泓已经对她动了情。可惜,关牧村经历过一段失败的婚姻后,彻底失去了信心。

将心思都用在儿子和事业的发展中。最后,是江鸿的真诚和善良打动了她,重燃对婚姻的向往。1998年,关牧村带着儿子,嫁给了江泓。婚后,江泓对关牧村很好,简直宠成了宝,对继子更是视如己出。

彼时,有疼爱她的丈夫,有懂事的儿子,也算是苦尽甘来。同时,她还操起了父亲的心。早在1981年时,父亲关邵甄便与工厂里,一个小韩若兰的医生,组建了家庭。这件事,关牧村是非常赞同的。

每次去看父亲,都会多买一些东西孝敬继母,有时还会组织老两口去旅游。一大家子人,生活的其乐融融。然而,好景不长。继母于2012年,因病不幸去世,享年70岁,父亲备受打击。

身体和精神都受到了重创,为了缓解,关牧村在天津郊外,买了一套平房,有一片空地。她陪着父亲种起了菜,松土、施肥,买种子,忙得不亦乐乎。久而久之,父亲走出了丧偶的阴影,生活得很有规律。如今,父亲已经有98岁的高龄了,身体依然健康。69岁的关牧村,依旧留在父亲身边尽孝。

而儿子也早已长大成人,有了自己的家庭和事业,并且非常的优秀。曾读于北京经贸大学,之后出国留学,拿到了研究生学位。回国后,更是注册了公司,经营茶叶,生意非常红火。

纵观关牧村的一生,10岁丧母,父亲被抓,事业屡遭碰壁。婚姻中,遇人不淑,惨遭家暴。如今,她已经和前夫王星军离婚32年了,兜兜转转,历经种种,最终有了好的归宿。无论是事业,还是婚姻,都有痛有泪,简直比黄连还要苦。好在,最后苦尽甘来,宛若一朵历经过风霜的玫瑰,往后余生,只会更加的绚丽多彩。


抖音儲值台灣

分享至:
| 收藏
收藏 分享 邀请

最新评论(0)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塔河新闻网  

GMT+8, 2019-1-6 20:25 , Processed in 0.100947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塔河新闻网 X1.0

© 2015-2020 塔河新闻网 版权所有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