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河新闻网 网站首页 资讯列表 资讯内容

【对话紫馨好医生】颜玲说:比初整形难度更大的——是修复!

2020-09-27| 发布者: 塔河新闻网| 查看: 144| 评论: 3|来源:互联网

摘要: 颜玲说:"当我们在搜索网页上搜索“整形修复”这组关键词时,高居榜首的搜索页面是“整形失败后多久可以再修复...

颜玲说:"当我们在搜索网页上搜索“整形修复”这组关键词时,高居榜首的搜索页面是“整形失败后多久可以再修复?”

可想而知,整形效果不如意所带来的心理压力、迫切想要进行再修复的焦灼心情,是一尊压在求美者心上的巨石,痛苦、挫败。

作为一名从业30余年的整形外科医生,这么多年我见过太多有着整形效果不如意经历的求美者,择其一而谈,我愿意以鼻整形为例,和大家讨论一下关于鼻整形不成功继而修复的案例。

鼻部整形修复——时代浪潮淘下的沙

亚洲人天生的鼻部基因导致人们一直对鼻整形手术有较强的需求。而由于医院资质参差不齐,手术技术不成熟等原因所造成术后效果不如意的案例也开始增加,相应地对修复手术的需求也大幅提高。

从90年代开始,整形美容的材料也开始多元化,甚至有很多被禁止的材料,如奥美定、骨粉等也常被使用,而部分不合资质的医生及美容院小黑作坊,所营造的参差不齐的医美技术及环境,一度让整形这件事呈现出不尽如人意的效果,承受“毁容风险高”、“失败率高”的骂名。可以说早年间求美者对医美机构及医生的辨别能力是与医美技术一起成长起来的,同时也见证了中国整容史的进化。

而进入2010年后的这10年间,医美材料品质的进步,以及医美技术的飞速提升,给了求美者对鼻整形更大的信心,以我个人的鼻部整形手术量来说,在这十年间可谓是呈阶梯式地增长,预约面诊的、排期做手术的排得满满当当,有时候以一天做两三台手术的节奏下来,依然无法从容应对我的就诊者的迫切需求。

我个人尚且如此,整个国内医美市场更是不言而喻了。按照这十年间做鼻部整形手术人数的激增情况,部分求美者又很大可能流向资质不合规、医生技术不达标的整形机构进行手术,我预计接下来将会迎来鼻部整形修复的高峰十年。

对鼻部整形修复的判断

整形效果不如意,其实包含多方面原因,有时候也并不能单纯把原因归纳给医院或医生,当然首先不排除:

1、与医生沟通不到位;

2、手术医生技术层次不达标;

3、求美者与医生的审美差距

——这几点与医生有密切关系的原因,然而术后效果不如意也有可能是因为:1、术后没有恢复好 ,没有谨遵医嘱 ,2、自身对术后效果有超越现实的期待等等综合因素。

而一般属于病理上能明显判断为需要进行修复的情况有以下几种:

比初整形更具难度的是——修复。修复的贵,贵在技术。

修复手术的难度比初次手术难度高很多,它的难点在于,如果初整形及后期修复的手术医生不是同一位的话,修复的医生对初次的医生手术操作将会有很多未知点,不知道留下的修复空间有多少。同时整形部位的组织已经遭到一次甚至多次破坏,疤痕和纤维化的软组织结构已经被损伤,皮肤的弹性也变差,修复起来会有很多局限性及挑战性。在我接触过的初整形手术不是我执刀的案例中,不乏好些是打开鼻腔后发现内部组织结构损伤严重,或在初整形时便留下缺陷隐患之处的例子,这种情况使得整个修复手术的难度陡然上升,一台修复手术做下来,通常几乎耗尽精力——所幸修复效果总是让人满意的,算是不辱所托。

(常见的鼻整形修复案例原因主要包含但不限于以上几种)

我的一位求诊者,鼻部初整形后出现鼻梁轴线歪斜的情况,身心都受到极大打击及煎熬。几番求医,到我门下,我看了她之前的术前及术后对比照,诚心诚实地与她交谈及分析情况——首先她本人天生鼻梁并非完全对正人中线,自带一点歪斜,术后即时效果的确改善颇大,这方面还是要给予初整形医生做出的手术效果一点客观的肯定;第二点,针对她在术后三个月后发生鼻梁轴线歪斜的情况,有可能是因为术中分离腔穴偏小而不正,分离腔穴不彻底,厚薄不匀,或硅胶假体制作雕塑不好等造成的,具体原因必须要打开鼻腔那一刻才可以清晰准确地了解。一番交谈下来,求诊者连连对我说:“您说得太实在了!”

我一向认为,医生与患者之间的信任,从来都不是靠吹嘘或为术后效果打包票而建立起来的。我坚持自己,实话实说,给最好最优的方案予我的求诊者,不一定能得到每一位来面诊的求诊者的理解,但求问心无愧。

这位就诊者朋友最终凭借着与我的信任,接受了我主刀的鼻部整形修复手术。术后效果明显,在修复解决歪斜及鼻尖下旋的问题之余,还按照术前与她的沟通,尽量按照她期待的鼻形为她调整了整体的术后效果。

可以看到,(系列左图)术前鼻小柱偏斜,鼻梁歪斜,鼻尖下旋塌陷,影响整个鼻子美观,特别是侧面美观。

(鼻小柱偏斜,鼻头歪斜)、(鼻梁歪斜)、(鼻尖下旋塌陷)

修复后(系列右图),调整了鼻梁中轴线,使之回归面部中轴直线范围,修复了鼻尖下旋的问题,让鼻部侧面线条流畅、自然。

拆线后的她非常高兴,一扫当日顶着整形不如意的鼻子来到我诊室时的垂头丧气,一直拿着镜子端详“重获新生”的自己。

看见重回飞扬神采的她,我也为她高兴。

这么多年来的经验以及学习研究,头衔加身,说起来不过都是为了小小的目标——能帮得上每一个有求于美的人,便感满足与荣幸。

粤(A)广(2020)第210号




分享至:
| 收藏
收藏 分享 邀请

最新评论(0)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塔河新闻网  

GMT+8, 2019-1-6 20:25 , Processed in 0.100947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塔河新闻网 X1.0

© 2015-2020 塔河新闻网 版权所有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