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河新闻网 网站首页 资讯列表 资讯内容

被推倒的美军雕像——罗伯特·李:他曾在历次战争中所向披靡(下)

2020-08-14| 发布者: 塔河新闻网| 查看: 144| 评论: 3|来源:互联网

摘要: 关于南北战争,后世的《美国史话》中如许写到:“这是一场无法控制的战争,由于导致战争的分歧是云云水火不...
广州白癜风医院

关于南北战争,后世的《美国史话》中如许写到:“这是一场无法控制的战争,由于导致战争的分歧是云云水火不容,双方的愤恨又是云云强烈,以至于似乎是掷中注定要较量一番”。事实上,南北双方对于国度、政府的理解差异,也是导致这场战争的要害:北方认为南方人土里土气,地域看法严重且误入邪路,南北战争是捍卫1887年制宪集会所确定的联邦同一之战;而南方认为政府不尊重州权,南北战争是“维护南方诸州自由意志”的守卫之战,即便到了今天,美国南方仍然有人认为美海内战是一场“州与州之间的战争”,其潜台词是:美国联邦政府只是拥有独立主权的各州之间的志愿同盟,竣事这种同盟同样也凭志愿——当刻意竣事蓄奴制的林肯登上美国总统的宝座时,南方的猜疑、恐慌与激动与日剧增,终于导致美国南北双方走向了一个各人都不乐意看到的词:“战争”。

0 1

所向披靡的南军统帅

当南北战争在1860骤然降临时,罗伯特·李刚刚从西点军校校长的位子上卸任五年,正在得克萨斯州野战军团长的位子上干得风生水起,53岁的他腰板挺直、行动麻利,在阔别政治中心的得州沙漠和草原中追击土匪、训练部队,丝毫没有意识到内战阴霾的悄悄迫近。

在直面南北战争的态度上,罗伯特·李是被逼无奈、卷入战争,他不仅在很早从前就把“蓄奴”视为“道德和政治上的罪过”,还认为“联邦的瓦解是最大的灾难,”但当林肯总统要封他当少将、统帅十万雄师讨伐南方时,面临唾手可得的名誉、权利和荣耀,李拒绝了——他既不乐意看到联邦破裂,更不乐意“举起手打他的亲戚、后代和老乡”。

▲美国安提塔姆战争,南北战争最血腥的一天

▲美国安提塔姆战争后,北军安葬阵亡士兵插画

一旦刻意与南方共运气,罗伯特·李就勇猛无畏的战斗,“他的勇猛掩盖了心田的抵牾和疑虑”。在南北战争的头几年里,他在东线战场大显身手,凭着高明的指挥领导艺术,发挥南军守卫乡土勇猛的闯劲,经常利用速率机动和突然袭击来弥补己方给养装备的匮乏。以微弱军力面临强盛对手的罗伯特·李,频频以攻代守、屡屡大开杀戒,对北军将领基本上是遇佛杀佛、见魔降魔,北军统帅麦克莱伦、伯恩赛德、胡克,先后被李打得惨败,弄得林肯总统在白宫为前线惨败叫苦不迭:“不足6万腹饥衣破的托钵人把13万精兵杀得丢盔弃甲!”殊不知,罗伯特·李其时也是有苦难言——北方掌握了全美国主要的工业和技能,又解放了大批黑奴参军,武器、兵员源源不停,以奴隶种植园农业为经济基础的南方险些没有任何上风,用他自己的话说:“我们太弱小了,没有气力长期防御,只能拼命进攻。”

▲1863年时的罗伯特·李,屡战屡胜的他略显疲劳

在随后的葛底斯堡战争中,急于求胜的罗伯特·李遭遇了军旅生涯中最为凄惨的一败。即便云云,北军将领米德畏惧于对手的名头而犹豫不决,让七零八落的南军轻易撤过了波托马克河,以致原本可以一战解决对手的时机,在不经意间悄悄溜走——至此,林肯已经四易其将,没有一小我私人能百分之百的执行他“打败南军”的命令。

0 2

“棋逢对手”的厮杀

▲罗伯特·李的真正对手——尤利西斯·格兰特

华盛顿和东线的北军军官们,特别是那些西点军校的同学们,多数被罗伯特·李这位昔日的墨西哥战争英雄震住了,他们一个劲儿地评论李这位心目中的“军神”如何了不得、如何不可战胜。一直比及1864年,新任北军统帅走马上任后,罗伯特·李终于迎来了自己真真的对手——没错,就是十几年前那位因军容不整、被他劈面训斥过的西点师弟,尤利西斯·格兰特。两员战将犹如一条铁路线上两列对开的火车头,终极在炮火硝烟弥漫的战场上猛然相撞!

▲1864年荒原之战油画

1864年5月4日拉皮丹河畔一个血色的清早,曾是西点军校邋遢生的格兰特和最良好的模范生罗伯特·李在战场上第一次狭路邂逅。格兰特率军开进灌木和荆棘丛生的莽原,试图与罗伯特·李的北弗吉尼亚集团军决斗,终极攻陷里士满。早有准备的李迅速从侧翼发起进攻,想用骑兵和步兵把格兰特与他背后的渡口切断,结果没有乐成;但格兰特也冲不出森林,双方搅在一起,两军打成了一团混战,看得清时就凭着衣服颜色相互搂火——北军着蓝色制服、南军穿灰色戎衣,看不清时就朝有声音的地方射击,在整整两天的血腥厮杀中,格兰特和李都想自动出击而不是被动挨打,结果两小我私人都低估了对手:格兰特认为李不可能那么智慧,会派兵袭击自己侧后;李认为格兰特不可能这么坚定,在伤亡云云惨重下还能死战不退?结果,血战一再开演,越演越烈。战争竣事后,虽然终极格兰特支付了18000人的巨大丧失,但李也感到了亘古未有的压力,从没有见过这么坚定的对手,他自己从这一天起也畏惧出击了,破天荒的开始进入防御,畏惧格兰特的坚定还击会造成的自己的溃败:实力雄厚的北方输得起一阵两阵,军力和资源都有限的南方可拼不起。

然而,格兰特一次又一次的进攻了,险些每一次都是扑向“攻敌之必救”的要害点,从荒原杀到斯波奇尔韦尼亚,再到北安娜河两岸,南北两军不停向东运动,不停互相进攻睁开厮杀,南军的伤兵运往里士满,北军的伤兵运往华盛顿。自格兰特的部队度过拉皮丹河以来的一个月中,伤亡己达5万以上,华盛顿唯一的武士公墓已经没有空隙了。即便云云,格兰特还能得到了足够的兵员增补;南军的伤亡数字虽相对少一些,但没有什么后备军可以调来,罗伯特·李最担心的局面渐渐出现了。

▲1864年,在阻挡格兰特进军里士满作战时被击毙的南军遗体

更让人头疼的是,1864年6月12日夜,格兰特再一次不按端正出牌,突然从冷港前线撤军,飞速进逼南部邦联首都里士满,直奔里士满以南25英里处的彼得斯堡,意在切断叛军首都与其余地域的接洽。速来善于调动别人的罗伯特·李不得不再次被对手调动,亲自率部支援彼得斯堡,突袭未成的格兰特爽性安营扎寨,下定刻意来了个长达十个月的困绕战——这一手算是掐住了南方的命根子:李的精锐都被他拖在东线彼得斯堡,背后就是南方首都里士满,让不能让、退无可退。

▲彼得斯堡围城战中的北军大炮

▲彼得斯堡围城战中的北军攻城炮

与此同时,北军骁将谢尔曼则在西线亚特兰大大打脱手,率军闪电般地直插南部邦联纵深,在南军重兵集团的漏洞中巧妙穿插迂回、一起轻装急进,兵不血刃般拿下南力最大的工业都会亚特兰大,又快马加鞭地直插萨凡纳,至此,“南部同盟”的领土被劈成两半,南军南部主力部队三军覆没,南北战争的胜利天平彻底倒向北方,南军的失败已成定局。

▲1864年,饥饿难耐的南军发动冲锋,

劫掠北军牛群作牛排食用,史称“牛排冲锋”

▲北军彼得斯堡围城战插画

▲被北军击毙的彼得斯堡的南军

1865年2月,格兰特的部队在东线一番苦战,乐成绕到彼得斯堡后面,切断了李南面的给养线,联邦军的炮弹咆哮着落在彼得斯堡,火车无法再宁静抵达该城。面临格兰特不停向西延伸的战线,缺兵少粮的李的防地越来越单薄。3月13日,近乎绝望的南方邦联总统戴维斯不得不宣布放弃蓄奴制,批准黑人士兵入伍参战,惋惜为时已晚、局势已去。仅仅一个月后,精疲力竭的罗伯特·李为了部下的生存,不得不狼狈地撤出彼得斯堡。退却途中,饥饿的南军士兵们眼睛发绿、见啥吃啥,连野洋葱、野草、隔年的烂土豆都不放过,全部能吃的工具都往肚子里填,其窘迫处境可见一斑。

罗伯特·李想通过退却来拯救部下的运气,可人家格兰特却完全不给李喘息流亡的时机,率领东线北军猛追狠打,一起败退的南军险象环生、恶运连连,最倒霉的是,西逃之路也被西线赶来的谢尔曼北军骑兵死死堵住,李的儿子卡斯蒂斯也在战斗中被俘。罗伯特·李纵有回天之术,也无法改变四面楚歌的绝境,骁勇半生的他终于意识到:打不下去了。格兰特也亲笔来信,发起他“体面”降服佩服。此时现在,这两位来自西点的结业生都开始思量如何竣事这场战争,接下来的问题就只剩下一个:谈判。

0 3

夕阳西下的英雄落幕

1865年4月9日,基督教复生节前的星期日下战书,在阿波马托克斯的一幢结实的民宅前,两个在美海内战的战场上厮杀了五年的西点同学:罗伯特·李和尤利西斯·格兰特终于再一次碰面了。

▲1865年,衣着华丽的罗伯特·李(右),

向邋遢师弟格兰特(左)降服佩服

两位统帅的碰面极富戏剧性:罗伯特·李足登高筒靴,靴筒顶端缀着红绸子,靴跟钉着金马刺,他的新戎衣格外笔挺,不但披挂着绣花的肩带,配有极新的枪皮带,还系着一根饰带和一把镀金的剑,剑柄是个狮子头;而格兰特依然是囚首垢面、肮脏邋遢,没有佩剑、没有饰带不说,穿的是褪了色的北军列兵野战礼服,连中将军衔都是硬缝上去的,而且,由于北军司令部的马车在阻止南军的猛烈战斗中被弄坏了,他不得不在春日的泥淖中连续步行35英里,拖着溅满泥泞的脏靴子来到场这一汗青性的集会——值此紧张汗青时刻,两位英雄依然保持着各自奇特的本色和睦势气魄,如果遇到不相识汗青的人,很容易把双方的脚色颠倒:误以为李是光辉的胜利者,而格兰特才是失败的倒霉蛋儿。

整个谈判历程非常短暂,格兰特开出的唯一降服佩服条件是:“南军官兵将凭誓获释,不得重新拿起武器,全部武器、弹药、给养都要作为缉获的物品而交出,但不包括军官的随身武器”。他同意了李将军的请求,“让每个声称拥有骡马的南军官兵把畜生带回家去,耕种他们的小块田地”,以助于解甲归田的他们收获下一季庄稼,养活家中老小过冬。当北军士兵欢呼胜利时,格兰特马上下令阻止:“战争竣事了,叛乱者们重新成了我们的同胞。”林肯获悉李将军降服佩服后大喜过望,立即下令白宫演奏南方歌曲《迪克西》以示敬意:“从现在起,南方人又是我们的骨血兄弟”。

▲1864年的罗伯特·李,

再帅的名将也逃不外岁月这把杀猪刀

老兵不死,仅仅隐退。当南北战争的硝烟在美国的天空中散去后,罗伯特·李已经无家可归,位于阿灵顿的老家被战火付之一炬,成了安葬北军阵亡将士的阿灵顿国度公墓。李犹如自我流放般来到美国小镇列克星顿,特意为南军将士守灵,在谢绝了许多高额收入的事情约请后,他末了选择出任弗吉尼亚华盛顿大学的校长,年薪仅有戋戋1500美元。只管云云,知识渊博的李照旧在这个职位上取得了斐然成绩——不仅在教诲哲学上提出了终生学习的须要性,还开创了美国汗青上的第一个新闻系和商业系,改善了学校的财政状态和校园建设,一度使该学校成为了美国最大的学院之一,如今这所学校已经更名为“华盛顿—李学院”。1870年10月12日,集军事家、教诲家于一身的罗伯特·李因心脏病突发去世,享年63岁。

▲1866年,旅行中的罗伯特·李

有趣的是,罗伯特·李去世后,依附着精彩的武士指挥艺术和在南方各州的民间声望,与生前的老对手格兰特一起,入围西点军校校史上最著名的“四上将”(其余两位是麦克阿瑟和艾森豪威尔)。1890年,里士满市还树立起了他的纪念雕像,这也正是本文开头所讲述的、近日美国“推倒雕像”风潮中饱受攻击的那一尊……

▲1890年,在里士满市建成的罗伯特·李纪念雕像,

最近备受抨击

(全文完)



分享至:
| 收藏
收藏 分享 邀请

最新评论(0)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塔河新闻网  

GMT+8, 2019-1-6 20:25 , Processed in 0.100947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塔河新闻网 X1.0

© 2015-2020 塔河新闻网 版权所有

微信扫一扫